otiio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唐朝貴公子 起點-第四百八十章:北境之王-s84u9

唐朝貴公子
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
李世民含笑看着众臣:“有何不可呢?”
他神色带着值得玩味的模样,看着这陆德明,而后道:“难道……朕是错的?又或者……这大唐天下,朕要恩赏罚过,也还要卿家来决定吗?”
陆德明连忙摇头:“臣只是……只是……”
“你只是……”李世民顿了一下,突然目中变得凌厉:“你只是定要朕听从于你,如若不然,朕便是昏君,事事若是不顺你的心意,朕即是第二个隋炀帝。不听从你的话,朕自然就是亡国之君。可朕想问,若是朕事事都听从于你,那么……到底你我之间,谁为君,谁又是臣呢?陆卿家事事都是对的,那么干脆这皇帝位,朕便让给你了,如何?”
陆德明听到这里,已是打了个冷颤,这话实在是太诛心了,他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,慌忙道:“臣……臣也是……”
李世民好整以暇地道:“也是什么?也是为了朕?是朕的儿子好欺,还是朕好欺呢?”
“什么?”陆德明诧异的看着李世民,这时他已感觉到了一股危险已经悄然临近了。
欺君之罪?
陆德明道:“臣……万死。”
李世民冷漠的看着他:“万死……还站着吗?”
实际上,李世民的身体十分虚弱,他每说一句话,都随之而来的是喘气的声音,分明是他的身体已经不堪重负。
可是……在陆德明看来,李世民却给了他犹如泰山一般的压力,他觉得眼前这个孱弱的人,令他喘不过气来!
陆德明听到这里,其实已知道……陛下这是在侮辱自己了。
士可杀不可辱!
我陆德明堂堂大学士,大唐的国子学博士,门生故吏遍及天下,乃是出自名门的高士,怎么可以受这样的侮辱?
他下意识的,想要昂首,与李世民对视,而后摆出冷笑,阐述关于孔孟的道理,又或者效仿比干那样,铁骨铮铮。
可……这念头诞生的同时,他的身体却做出了另外一个反应,他直接跪了下去,匍匐在地……
而这屈膝的一刻。
群臣都安静无比,沉默的看着这一切。
李世民则垂头,看着地上的陆德明,面上浮出冷意。
陆德明眼眶一红,这个时候……他发现不管自己再说什么,都是要被侮辱的结局了,方才陛下的那番话,杀意已是十分明显了。
綜影視強買強賣 逍夜
于是陆德明深吸了一口气,咬着牙地道:“臣……万死!”
很显然,在生死面前,面子都不甚重要了!
万死二字,他说的有气无力,此时的陆德明,活脱脱的像个断脊之犬。
李世民则是扫视群臣,群臣的目光躲闪。
李世民道:“再敢如此,决不轻饶。”
他这话说的并不重,却令每一个人都深刻地记在了心里。
李世民随即对陈正泰道:“朕听闻张亮的同党,已拿下了不少?”
陈正泰道:“此人有义子五百人,除此之外,还有不少心腹和亲信,参与此事的,有千人以上。”
李世民道:“押那些乱臣贼子来。”
陈正泰心里想,又不是我抓的,我去哪里押?
可是一旁的张千,却似乎早有准备,他朝一个宦官使了个眼色。
那宦官匆匆去了,过不多时……便见禁卫们押着一队人来了,足足有数百人的规模,个个用绳索像一串串的蚂蚱一般的绑着,个个神情沮丧,面如死灰。
张千已给李世民搬来了一个座椅。
李世民坐下,却是道:“朕一直听闻,天策军最犀利的乃是火器,只是不曾亲眼见识新军的火器操练如何,不妨……今日就给朕试试看。”
此话一出,陈正泰顿时明白了什么。
敢情陛下和张千早就商量好了的?
陈正泰却是道:“陛下,其实……新……不,天策军最擅长的乃是火炮,这一炮下去……”
李世民似笑非笑的看着陈正泰:“好啊,朕倒想亲眼看看。”
“这……”陈正泰觉得自己又抬杠了。
你大爷,这火炮在宫里施展不开啊,陛下这太极宫,还是有些窄了,总不能把你这太极宫炸了再给你做一个新的吧,他再有钱也不能这样糟蹋的呀!
于是陈正泰干笑道:“火炮威力甚大,不能轻易使用。”
金牌萌妻
群臣不知为何陛下会让人押着死囚们来,一时之间,窃窃私语,只是他们心里一直带着恐惧,总觉得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陈正泰却已小跑着到了苏定方等人的面前,低声细语,苏定方顿时明了。
————
于是,一声号令,这本是站得笔直,纹丝不动的天策军,顿时开始变阵。
数百死囚,口里发出/嚎哭或者是求饶。
而步兵营已出列,他们开始给自己的火器装药,那死囚们在数十步外,此时并不知道迎接他们的命运是什么,似乎带着侥幸,有人发现自己是进了宫,远处有穿着冕服的人,便晓得天子亲临了。
他们犹如抓到了最后一棵救命稻草,有人纷纷道:“陛下,陛下,我等是受了张亮的蒙蔽啊,求陛下恕罪。”
李世民只抿唇端坐着,面上没有丝毫的表情,阖目,一副淡定从容的样子。
似乎因为皇帝做的久了,已经越来越多人忘了,李世民原是靠什么起家的了。
此时,苏定方大吼:“预备……”
于是摆成了长蛇的天策军步兵营将士开始迅速的装填火药,而后插入通铁条,在将火药填实之后,装上了弹丸。
随即,一柄柄火枪举起。
步兵营三千人,分为六列。
五百人一字排开,五百柄火枪黑黝黝的枪口对准远处一个方向。
“发射!”
砰砰砰……
枪声大作。
那被绑缚的死囚们听到了枪声,还未等反应,瞬间许多人的身上便血冒如注,弹丸迅速的穿透了人的身体,有人踉跄着,而后倒下。
没有倒下的人则如惊弓之鸟,他们拼命的想要奔跑,只可惜,他们都是被绳索串起,大家各自挤作一团,不分方向,反而被身边的人扯着动弹不得。
于是,有人开始惨呼和嚎叫。
可当第一列射击,立即整齐划一的退开,第二列火速填补了第一列的空隙,举枪,砰砰砰……
射击的间隔,只是片刻功夫。
随即是第三列、第四列、第五列和第六列。
枪声大作。
不远处的死囚站立的越来越少。
可就在这接连不断的射击之后,第一列却已装弹完毕了,他们踏步上前,如疾风骤雨一般,继续发射。
纳斯尔丁阿凡提 圣了我一人
一轮又一轮的齐射,连绵不绝。
而这枪声,伴随着硝烟的气息,已让群臣们色变。
他们惊恐不安的听到这如惊雷一般的声音,看到那天策军上空已是硝烟弥漫,他们已闻到了些许硝烟的刺鼻气息了。
而更恐怖的却是那些死囚,数百人已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,血流成河,有人的身体还在抽搐,惨呼声也越渐微弱了。
这跪在地上的陆德明……身子也随着一阵阵的枪响而绷紧,他下意识地抱着头,浑身瑟瑟发抖。
逼上梁山
许多人面对这样的场景,都不由自主地觉得自己的脚有些软了。
哪怕是那张千,也觉得自己的心肝儿都跟随着密集的射击而疯狂的跳动,一直绷着身子,大气不敢出。
只有李世民,一直从容地俯瞰着这一切,他面上没有表情。
直到一切归于平静,苏定方上前,行了个礼道:“陛下,五百三十六名死囚,悉数处决。”
李世民抬抬手,却道:“才五百三十六人?”
这话……给人一种刺骨的寒意。
张千忙道:“还有一些,乃是罪人家眷,已悉数充入了教坊司。”
“噢。”李世民却是淡淡地道:“可朕觉得还不够。”
说着,他目光一转,视线又落在了已经惊慌失色的群臣身上,冷冷地道:“难道这朝中,就没有张亮的党羽吗?”
这话立即让许多人的脸色又白了几分。
“……”
被李世民目光扫视的人,只觉得自己的后襟凉飕飕的。
致命记忆
这是什么话……
看陛下说的……
张千则道:“要不……奴婢再核实一下?想来,一定会有漏网之鱼。”
李世民淡淡道:“要彻查!不可放过一人,今日放过一个,他日……这便是心腹大患。”
张千忙道:“喏。”
说着,李世民要站起来,张千连忙将李世民搀扶着,却见李世民在站定之后,摆手令他退下。
而李世民则是艰难的行了几步,群臣们忙垂下头,个个恭顺的等候着李世民的训斥。
李世民道:“你们啊,别总是什么天下要亡了这样危言耸听的话,这大唐的江山亡不了,这里有天策军,有这么多虎贲,更有无数希望安居乐业的百姓,怎么会因为你们一张嘴就亡了呢?要亡这天下,就得要像那些死囚一般。”
李世民手遥指着远处无数倒在血泊中的尸首,冷冷道:“要效法他们,拿自己的命来换,没有十万百万颗人头,我大唐稳如泰山。都知道了吗?”
群臣此时已闻到了远处的血腥气,不少人吓得脸色发白,浑身哆嗦。
这些人,也不乏有上过战场的,可如今日所见这般,犹如屠宰猪狗一般的高效率杀人,他们是第一次所见到。
那血淋淋的一幕还在,却不得不令人心有余悸,听到陛下厉声喝问,哪里还敢多言?都纷纷道:“陛下所言甚是。”
李世民随即垂下眼帘,看了那陆德明一眼,陆德明依旧还匍匐在地,战战兢兢的后怕神色。
李世民不重不轻地道:“陆卿起来吧,地上凉。”
可陆德明不肯起来。
李世民突的目光一冷,怒道:“起来!”
“臣……臣腿软,起不来了。”陆德明带着哭腔道。
这个时候,也不怕丢人了,毕竟性命更重要嘛!
見習考古生 堂小主
于是便有人将他架起,他才勉强地站定。
李世民则是别有深意的看着他:“陆卿家乃是高士,学富五车,朕正有事要请教,你看……陈正泰立下大功,敕封郡王,可有什么不稳妥之处?”
陆德明脸色苍白,却不敢迟疑,忙不迭的点头道:“这是实至名归,信赏必罚,才能宾服人心,陛下此举,岂不正是赏罚分明?如此,忠贞的人才肯为朝廷效命。而心怀不轨者,才会害怕受到严厉的惩罚。这天下自然也就井井有条了,所以……臣以为,陈正泰敕封郡王,不但令天下人心悦诚服,而且……而且……”
李世民见他搜肠刮肚得这么辛苦,终于不方地摆摆手道:“好啦,好啦,朕明白你的意思了,既然连你都这般说了,可见朕做的这个决定乃是对的,陆卿高见!只是……既要敕封,该叫什么郡王才好呢?”
“这……”陆德明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一点点的冷汗,他硬着头皮想了想道:“陈正泰忠义无双,陈家在朔方建城,不妨就敕其为朔方郡王可好?这朔字,其意为寒气的意思,而寒气来自于北方,朔方二字的本意,自然是北方的意思了,陈正泰镇守北方,为我大唐北方的屏障,以此为爵号,正有藩屏北方之意,恳请陛下明鉴。”
“不愧是大儒啊。”李世民颔首,他风轻云淡地道:“北境之王吗?如此也好,陈正泰,你觉得这陆卿家所言有理吗?”
陈正泰觉得自己还是面皮很薄的,道:“儿臣这些算什么功劳啊,怎么可以……”
李世民冷冷打断他:“说人话。”
在陛下的不悦目光下,陈正泰立即道:“儿臣谢陛下恩典,如此厚爱,儿臣一定铭记在心。”
李世民这才点了点头,心满意足了,随即对众臣道:“众卿家可有什么异议呢?这不是小事,一定要群策群力才好,免得有人说朕独断专权,不听人谏言。”
众臣一个个哑然的看了一眼陆德明,而后依旧陷入死一般的沉寂。
李世民皱眉:“都不说话?那大家是都觉得朕做的不对?”
“陛下言之有理,臣等叹服。”
“陛下圣明。”
“陛下……”
………………
不好写,所以写的慢了一点。第三章送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