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mhlo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雲起瓦羅蘭討論-第939章 登山(二)展示-q06yu

雲起瓦羅蘭
小說推薦雲起瓦羅蘭
“呼…”
自狂风咆哮,雪花前赴后继阻挠中爬上冰冻瀑布顶端的道森,很没形象的爬在冰冻瀑布上向前挪动,他能感觉到周围的元素已经荡然无存,也很清楚要不是月镜魔石来自神庙,他的这分身就已经随元素一起消失并在原地留下衣物、背包,粮食为后来的登山者做出诡异却及时的贡献。
挪动几分钟后,呼啸盘旋的风雪终于淡了一些,抬起头的道森谨慎的观察了一下四周,这才看到自己不知道何时来到一处“一线天”似的峡谷,在下面如银河的瀑布,如拱桥一样没入峡谷深处,让人无法探究其水源为何会飞起,又为何会坠落下方。
太初 高楼大厦
很快就从冰冻瀑布上收回目光的道森扫过四周,看到整个峡谷呈南北走向逐渐升高向上没入云端,像极了“登神长阶”这个名字。
【领现金红包】看书即可领现金!关注微信.公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现金/点币等你拿!
雄、险、幽、静是这个峡谷的主旋律,让身临其境的道森产生一种渺小感,并情不自禁为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而感慨万分。
感慨过后,便是昂首挺胸的阔步迈进。
以他如今实力,这种拱桥瀑布、一线天似的场景只要费些功夫,也是能造出来的,完全没必要因此而觉得渺小,他只要时刻保持有敬畏之心便好。
“不错,这路都够马车通行了…嗯?”
不多时便走进“一线天”内的道森刚说完道路宽敞,就看到被白雪覆盖的前方,露出一柄半遮半掩、剑柄造型简陋的宽刃剑。
“弗雷尔卓德人的遗物?”
还是第一次看见前人遗留物品的道森,刚蹲下突然脖子后方就袭来一股凉意,他下意识的散开魔法感知,又被笼罩了巨神峰的神秘力量阻止,让他深切的体会到在这里“众生平等”的事实。
半压身体的道森警惕着周围,将手摸向脖子后方却什么也没摸到,就好像他刚才遭遇了一朵从兜帽中溜进去的雪花,可这是不可能的。
铛…!
见有异常的道森不敢去检查双刃剑,只能踢出一脚确定其被冻得很牢,不费些力气拿不下来。
末世小廚娘,想吃肉來償
夢回後宮(蠟筆嘟嘟)
他还没来得及收回脚,穿着山谷而过的寒风就随之响起,如哭似泣令人毛骨悚然,本能察觉到不妙的道森开始快步向前,以他如今这种状态要是真遇见些什么鬼魂之类的家伙,怕是要凶多吉少。
1分钟,2分钟…5分钟,时间静悄悄的过去,刚才脖颈后的冰凉似乎从未出现过一样,让道森紧绷着的心稍有放松,随后脚下一绊,自脖颈后浮现的冰冷再次出现。
换做一般人此时可能就已经无比恐慌,不顾一切的逃离此地,可道森却选择留在原地,一边警戒周围,一边似有所悟的看向脚下。
念楚遇筱莫别漓
黑客英雄传 风和谷主
绊了他一下的东西,是一柄同样简陋的大斧。
在看到它的瞬间,道森脑海中闪现出的是多恩霍尔德那个小巷,在小巷内他利用爆发的魔法体质,瞬间杀死了加尔、加达这两兄弟,而他们两个临死前使用的武器就分别是宽刃剑与大斧。
“幻觉吗,什么时候…”
没等道森想清楚自己什么时候中了幻术,迎面而来的透骨狂风吹得他连退几步,紧急着凛冽的寒意与炙热的杀意交织在一起,呈现出加尔、加达怒目相对的狰狞面孔与身体。
“死而复生”的这两位手持宽刃剑与大斧,如当初那样一左一右,一上一下要将他残忍分尸。
我的總裁我做主
仿若被吓傻了一样,呆立原地的道森一动不动,任由两兄弟的武器砍中他身体,然后毫无阻碍一穿而过,连带着他们俩也一起在穿过他之后逐渐变淡,变白消失不见!
“这回忆再现可真糟糕。”
目送两兄弟消失的道森再低头时,脚下哪儿还有什么大斧,只有一块凸起的石头在下方,让他对这处一线天峡谷有了一个深刻认知,知晓它会诱发人的——恐惧。
并不是说加尔、加达有多可怕,而是第一次杀死同类的恐惧,始终萦绕在道森的心头,让他无法忘怀,也不敢忘记,毕竟他要是连这种心情都能遗忘的话,那就说明他已经变成嗜血杀人狂了。
好一会儿才平息这淡淡恐惧的道森看了眼后方,他走过的路已经被白雾所吞没,里面影影绰绰的闪动着,似乎有成百上千的人,让他不敢耽搁的迈步向前。
越是往前,道森就越能感受到背后的呢喃细语,等到白雾跟上他的脚步蔓延至身体时,他莫名感到有些热,全身血液在这一刻疯狂涌动,不知疲倦的散入四肢百骸一圈又一圈。
恍惚间,道森看到熊熊燃烧的火焰,嗅到谷物被烧焦的怪异香味,闻到了烧焦的肉香,看到哀嚎惨叫的黑甲士兵一个接一个从火海中冲出将他包围。
这些被火焰缠身的怨者或是扯着他的衣服,或是抓着他的手臂,抱着的腿部。他们
每个人都痛苦的哀嚎着,问他为什么要残忍地放火,说着自己不想死,说着无法忘怀的亲人朋友,说着等候在家的妻子如何难过等等,让人忍不住质问自己——我真的做错了吗?
好热,好乱,好想回家…咚!!!
骤然响起的钟声将道森拉回来,等反应过来后他才发觉身上凉飕飕的不见衣物,下意识回头一看才发现沿途是自己丢下的背包、长袍、棉衣、裤子等等随身物品。
“幸好有本体在…”
被本体拉回来的道森,转过身体准备去捡丢下的东西。他知道自己刚才发生在寒冷中产生了类似“反常脱衣”的现象,如果不是本体及时示警,他恐怕已经被因失去御寒衣物而冻死了。
隨身空間-豪門棄婦
恶魔专宠:拽丫头,哪里逃!
蒲公英请自由去爱 穆枫
涅槃
可是他一步迈出,宛若炼狱般的炙热便再次涌来。
只不过这一次没有死者涌来,也没有铺天盖地的怨恨话语,只有一具又一具焦黑的尸体站在无尽烈焰中,他们那看不到瞳孔的空白双眼全部朝向他,无论从那个角度、方向皆是如此,就像是在无声质问刚才的答案,又或者是在召集一场审判。
看来这座峡谷不仅会唤醒人的恐惧,还会唤醒——愧疚。
因本体而庆幸的道森脑海中浮现出这一词语,对于一把火烧死数千诺克萨斯人这事,他始终都有于心不忍的愧疚在里面,但要说后悔还不至于。
如果放任不管,让这群跋山涉水、日夜兼程而来的奇兵吃饱喝足了,那等待哀伤之门守军的,便是无情地合围,想来诺克萨斯人并不介意将这群守军宰上大半,然后再留一部分吸引更多的援军来送死。
我这样做,没有错。